0
Items : 0
Subtotal : ¥0.00
View CartCheck Out

从Luke Dashjr方案解析到对区块链本质的思考

·Ordinals协议是⼀个为聪(SATS,⽐特币最⼩单位)编号的系统,或者说是以比特币UTXO作为数据存储媒介的衍生协议,本质是“染色币”那套;

·Luke Dashjr更多想解决BRC-20和Ordinals给比特币主网带来“垃圾数据”的问题,是想减轻比特币身上的包袱,保证其简洁性和去中心化,并非对BRC-20本身的绝对否定;

·单从Luke的方案看,只要有一个矿池愿意打包Ordinals和BRC-20交易数据,两者就能够在比特币网络存活,只是UX会明显变差(BRC-20交易待处理延时会变长);但这也昭示了比特币Layer2的潜力与机遇;

·如果“美元替代品”“Code is Law”之类的乌托邦口号可以在时间推移中被不断证伪,那么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存在意义又是什么?它真正能解决的问题到底是什么?

近期,比特币社区元老Luke Dashjr针对BRC-20的激进言论引发了无数人的讨论。Luke认为,BRC-20和铭文协议绕过了比特币区块对数据大小的限制,强行往区块内塞进了大量”垃圾数据”,这种做法会给节点造成不必要的负担,因为这会增加节点在网速带宽和存储能力上的开销,如果这种情况长期延续下去,会不断降低比特币网络的去中心化程度,最终瓦解这个“最去中心化的blockchain生态”那赖以维系的优良传统。
其实Luke的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在今年2月1日,比特币网络内出现了其“有史以来最大的区块”,大小为3.96MB,只因为这个区块内包含了一个名为Taproot Wizards 的NFT。这种现象在当时便被Luke Dashjr 等人认定,会使得比特币的区块大小居高不下,进而提高全节点的硬件设备要求,而去中心化的重要一环恰恰在于降低用户的节点运行成本。如果未来的比特币变得像Solana和Sui一样,人们只能把节点运行在第三方机房里,这未尝不是比特币社区乃至整个Web3的悲哀。
在增加节点带宽/存储开销并削弱去中心化的同时,大区块本身也会对安全性造成影响,因为区块越大,在网络内传播的速度越慢,节点的数据一致性越差,孤块率和账本分叉率越高,此前Conflux团队曾多次强调过这一点,而以太坊基金会也一直在评估EIP-4844上线后,区块尺寸变大对安全性的影响,这种事情必然会“牵一发动全身”。
抛开BRC-20和Ordinals对比特币网络底层安全与去中心化的负面影响,把衍生资产套在比特币UTXO内的“套娃”做法,也是新的风险所在,这本质是把衍生资产自己需要解决的安全问题,直接转嫁给比特币网络去承担,如果这些衍生品的总价值超过保证比特币网络安全所需的资产/算力价值,就可能出现“头重脚轻,上层过重”的问题,而这个风险点在POS以太坊身上已经表现的越来越露骨。此前”技术圈名人“响马在访谈中,也表达了对这个问题的担忧。
但有趣的是,Luke虽然在部分言论中对BRC-20和各种铭文表达了消极态度,并表示如果新版的节点客户端代码发布并被广泛采用,届时BRC-20和Ordinals可能消失,但当其他人指出可以把比特币Layer2作为BRC-20新的归宿,以避免对比特币主网造成负担时,Luke肯定了这种看法,并没有对BRC-20进行“意识形态”上的绝对否定。后来Luke本人更是直言:不是非要铲除所有铭文,才能给比特币网络带来益处。
归根结底,Luke不满之处似乎在于,各种衍生产物引发的数据膨胀给比特币主网带来的风险,而不是对这些衍生品本身“赶尽杀绝”,更多是想把Ordinals这类“不速之客”驱逐到比特币主网之外的设施上,这恰恰给比特币Layer2本身带来了机遇。但Luke的激进做法本身也引发了许多人的争议,他的行为不但涉及到比特币生态话语权的纠纷,也反映出了BTC与ETH在产品设计哲学上的本质不同——多年前Vitalik曾在类似的事情上与Luke等人意见相左,间接导致前者决自己做一条链。
下文中,我们将对Ordinals协议与Luke的解决方案进行技术面的解析,并对Luke为代表的“中本聪主义者”与BRC-20玩家为代表的“投机客”各自的问题展开简要阐述。如果Web3并不像某些人所说的那般宏大美好,那么它的价值究竟是什么?
简析Ordinals协议的原理
单从技术的角度去看,Ordinals协议是⼀个为聪(SATS,⽐特币最⼩单位)编号的系统,或者说是以比特币UTXO作为存储媒介的衍生协议。 Ordinals为每个聪赋予⼀个序号,再附加上额外的数据(⽂本、图⽚、代码等),使每个聪都变成独一无二的NFT,这个过程称之为“铭刻”。
BRC-20 在Ordinals的基础上,⼜推出了类似ERC-20同质化代币的发⾏⽅法。但BTC脚本并不图灵完备,⽆法实现以太坊那样复杂的智能合约系统。以最简单的transfer功能为例,基于Ordinals协议的衍生资产需要在脚本中写⼊如下内容: 
可以看到这是⼀个纯⽂本的交互,⽐特币⽹络本身对BRC-20的交易内容不进⾏任何运算和状态结算。⽤户看到的BRC-20转账成功等消息,都是那些认同Ordinals协议的节点自己将BTC链上的原始脚本解析+计算后,得到的最终结果。
如果你只有100个ORDI,但在transfer的时候数量写成10000个,也是可以发送这笔交易⾄⽐特币⽹络的,但相关节点和浏览器并不会将其解析为⼀笔有效的转账。 
所以Ordinals本质上只是将⽐特币⽹络当做永存数据且不可更改的⽹盘,链上只铭刻了元数据、操作声明等,但所有操作的运算和状态结算,全部都位于链下的数据索引⽹站的服务器中。这种思路和Arweave生态的项目EverPay几乎如出一辙。
综合来看,Ordinals有下列问题:
  1. 有统⼀共识的状态运算层。不同钱包、浏览器等解析出的数据并不一定相同,此前曾多次发生用户资产在不同钱包上有不同显示结果的现象。
  2. 依赖中⼼化的Indexer基础设施。以区块链的标准来看,这种应⽤对安全性是没有严格要求且不可靠的。
  3. 使⽤场景狭窄。在以太坊中⼀系列复杂的DeFi活动都不可能基于简单的Ordinals协议完成,甚⾄⽬前的Ordinals交易只能通过挂单来完成,⽽⾮采用流⾏的AMM。所以,Ordinals这类产物似乎在以太坊上实现会更好。
4. ⽹络污染。Ordinals对聪的操作形式,如数千名⽤户在短时间内只操作$0.1的价值却⽀付$10的转账费⽤,在BTC原教旨主义者眼中⾮常类似粉尘攻击,在这些⽤户或开发者眼中,BTC主要是⽤于储值和转账,⽽Ordinals活动严重⼲扰了正常的⽹络运转。
5.增加了⽤户的使⽤成本。各种铭文抬高了比特币主网的手续费,对其他用户造成了影响,而且BRC-20和Ordinals引入的新基础设施需要⽤户理解和使⽤新钱包、新⼯具等。
Luke的解决思路

面对BRC-20和Ordinals问题,Luke并没有直接修改共识层,⽽是通过修改Spam Filter(policy)模块,使节点在收到P2P广播消息时,直接拒收Ordinals交易。在policy中,有多个isStandard()系列函数来检查交易的各个⽅⾯是否符合标准,如果不符合,则节点收到的这笔交易很快就会被抛弃。
换句话说,Ordinals最终可以上链,但大多数节点不会把这样的数据放进交易池里,这会延长Ordinals数据传递给 愿意将其打包上链的矿池 的延时。但如果有矿池广播了一个包含BRC-20交易的区块,节点们还是会认可。

Leave a Reply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