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 0
Subtotal : ¥0.00
View CartCheck Out

连续11次会议没有异议票 鲍威尔时代的美联储展现出惊人的一致性

在长达20个月的抗通胀过程中,从美联储政策决定的投票结果来看,你不会想到做出政策决定的艰难程度。

在过去11次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上,没有一位成员投票反对主席杰罗姆·鲍威尔为首做出的决定,如此异常长时间的一致掩盖了潜在的分歧以及货币政策和经济方向的不确定性。

长达11次的政策共识追平了大流行期间的数字,使得美联储主席向市场和公众展示了内部的一致立场以及央行对平息通货膨胀的决心,但这也有可能放大人们对美联储受到集体思维束缚的批评,批评人士称正是这种集体思维导致了2021年通胀回升时美联储行动迟缓。

“美联储认为,专注于发出让通胀回到目标的信息对自己很有利,”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教授、前美联储经济学家Karen Dynan表示。“我确实认为这种沟通可能掩盖了委员会的观点多样性。”

美联储10月31日至11月1日政策会议的纪要定于周二发布.在该次会议上,美联储维持政策利率目标区间在5.25%-5.5%不变,但会议纪要可能会显示出在进一步加息必要性上的多种观点。尽管一连串的经济数据出人意料地强劲,但在那次会议上没有人投票赞成加息。

在鲍威尔担任主席近六年时间里,决策者们投票的一致程度在历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对FOMC投票结果的分析结果显示,截至11月,鲍威尔担任主席期间每次会议平均有0.3张反对票,这是保罗·沃尔克担任美联储主席期间的四分之一,是格林斯潘期间的大约二分之一,而众所周知格林斯潘在担任主席18年期间对美联储保持了强有力的掌控。

现任美联储决策者们辩称,如果时机允许,他们不会对投下反对票感到犹豫。

亚特兰大联储行长Raphael Bostic将于2024年成为FOMC有投票权的成员。他本月早些时候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完全没有集体思维,每次会议各种政策选项都有可能性,最终结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在应该如何反应或应对方面出现的共识。”

Neel Kashkari自2016年成为明尼阿波利斯联储行长以来已四次投反对票。他说,虽然异议票是讨论过程中的一个健康的组成部分,但经济形势的出人意料转变削弱了他对自己观点的信心。

今年获得投票权的Kashkari说: “导致高通(129.470.770.60%)胀的动态存在着如此多不确定性,为什么它是如此持久,甚至到现在,这个降通胀的过程都令我们感到意外。我很难有足够的信心说我是对的而委员会其他成员是错的。”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

鉴于他们12月还要召开一次会议,美联储官员们可能希望等待更多信息。以核心消费者价格指数衡量,上个月通胀率回落,进一步巩固了市场认为加息行动已经结束的观点。

Santander US Capital Markets LLC首席经济学家Stephen Stanley说,现在的政策决定是关于加息是否已经完成,“那是你可能会看到更多异议的时候。”

Leave a Reply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