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 0
Subtotal : ¥0.00
View CartCheck Out

越来越少的乘客,越来越高的票价,城市公交挣扎求生

 

地铁和私家车等冲击下,公交面临系统性的经营困境,政府、企业正在推动公交多元化转型

公交作为城市交通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直承担着连接城市各个角落的重要职责。然而,随着地铁和私家车等交通工具的兴起,公交面临着越来越大的经营困境。在这样的背景下,政府和企业纷纷开始推动公交行业的多元化转型,以应对当前的挑战。

在广州南沙的邮轮母港公交站,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公交面临的困境。傍晚7点多,公交车的停车位早已被私家车占满,乘客要想上车,都需要绕过重重阻拦。与此同时,等待公交的乘客也并不太多。南沙5路连接邮轮母港和南沙湾小学,每15分钟一班,晚上8点停止运营。公交的频次不高,附近还有地铁线路,打车和地铁是更多人的选择。这种情况下,公交的客流量自然会受到影响。

据公交司机刘师傅介绍,坐公交的人越来越少。车内没有开灯,全凭路边微弱的光线照亮。车内很空,只有一对老夫妻沉默地并排坐在靠近后门的位置,车外偶尔闪过的霓虹在两位老人的面容上晃动。这样的场景,无疑让人感到担忧。

面对公交面临的困境,政府和企业开始着手推动公交行业的多元化转型。首先,政府可以通过出台相关政策,鼓励市民选择公交出行。比如,可以推出公交出行的优惠政策,或者在公交线路上设置专用车道,提高公交的运行效率。其次,企业也可以通过创新服务模式,提升公交的吸引力。比如,可以推出智能公交卡,让乘客更加方便快捷地乘坐公交;或者引入新能源公交车,减少对环境的影响,提升公交的形象。

总的来说,公交面临的困境是系统性的,需要政府和企业共同努力来解决。通过多元化转型,可以提升公交的竞争力,吸引更多的乘客选择公交出行,从而实现公交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看到公交行业迎来新的发展,成为城市交通体系中的重要支柱。

图源/IC

老夫妻下车后,只剩下《财经》笔者一个乘客。公交继续往漆黑的前路开着,刘师傅说,晚上7点,南沙的一些公交线路就是末班车了,这里坐公交的人并不多。

越来越少的乘客

公交行业的衰落已经不是新闻了。

从3月起,陆续有市民在天津市人民政府政民互动板块上留言,称天津公交拖欠工资。据主营车辆空调业务的松芝股份披露,2022年天津公交集团营业收入降至5.9亿元,净利润亏损额扩大至近7亿元,资产负债率上升至100.38%。

9月18日,天津市财政局拨付给当地国资委7亿元专项用于增强公交集团资本实力。按预算项目绩效表要求,这笔7亿元将在5天内拨付给天津公交集团,以解燃眉之急。

天津都如此,可以窥见全国各地的公交运营状况如何。

9月湖南衡山县和双峰县公交公司分别宣布全城公交停运,7月河北保定多条公交线路陷入停运,8月湖北黄石70辆公交停运。作为常住人口772万的地级市,商丘市公共交通有限公司在2月发布通告,称经营异常困难,拟暂停运营商丘市市区公交线路。

地方政府介入下,商丘公交的停运公告发布几小时后删除,市政府发文声明会给予帮助,确保公交运营。衡山县的公交公司和交通运输局也回应:双方已协商好,公交不会停运。但根据媒体报道,保定、黄石等地停运的公交线路至今未完全恢复。

不知不觉中,公交行业已成了明日黄花。究其原因,不过就是六个字:人少了,没钱了。

交通运输部的数据显示,全国城市公共汽电车客运量最高峰是在2014年,为781.88亿人,之后连年缓慢下降。

受疫情影响,2020年客运量骤降至442.36亿人,同比减少36.1%。2023年上半年,公共汽电车完成客运量198.7亿人,低于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更别说是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公交乘客都去哪了?地铁、私家车、网约车、共享单车等出行方式都吸纳了不少公交乘客。

从2019年到2022年,中国私家车保有量约从2.07亿辆增加到2.78亿辆。今年1月-7月,城市轨道交通完成客运量163.0亿人,同比大涨44.3%。

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2022年全国公共汽电车的数量开始下降,从上一年的70.94万辆减少为70.32万辆;与之对比的是城市轨道交通配属车辆数不断上升,在2022年底上涨至6.26万辆,同比增加9.25%。

广东大学生小陈对《财经》表示,她去实习上班都是挤地铁,因为不会塞车。小陈的奶奶平时也不坐公交车,因为老人家注意力比较分散,不能及时听到公交车的报站,公交车又没有像地铁那样的大屏,实时展示站点信息。

谁还在坐公交?固定路线通勤者和老年人是主力军。

北京大学软件工程专业的小王观察到,学校附近的公交车上老年人“嘎嘎多”。在通勤时段的公交车乘客中,上班族和学生占多数。但除此以外时段,公交车基本被老年人占据。

回不去的票价

面对客流量减少的经营困境,一些城市想以上调公交票价的方式增加收入。

10月23日,广州市发改委发布《关于优化调整公交基础票价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拟对广州公交票价进行调整,将起步价从1元提高到了2元。另外,广州取消了实行多年的一个月乘坐满15次、享6折的优惠活动。

广州发改委表示,目前地铁、共享电动车、共享自行车起步价分别为2元、2元、1.5元,而且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公交基础票价起步价均为2元。“为适应公交出行乘距缩短趋势,支持公交企业发展短途线路”,所以取消了日班车1元票价。

公交涨价潮正在涌来,根据界面新闻统计,兰州、沈阳、南阳、绍兴等地的公交,近期也都计划或已经涨价。

9月23日起,兰州公交也将起步价提升至2元,此前兰州大部分公交起步价为1元。

图源/IC

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与物流学院副教授刘涛表示,每个城市的情况不一样,是否要涨价需要具体分析,应综合考虑公交企业运营成本、财政补贴、票价收入、公众承受能力等因素。

对此,刘师傅不以为然:“公交车靠乘客挣钱是不可能的,就算涨价到5块,也就那么回事。”

而地方财政吃紧正是公交越来越少的重要原因之一,一些地方政府对公交的财政补贴在逐步削减。例如陕西省渭南市蒲城交通运输局2016年至2021年的部门决算显示,城市公交补贴逐年递减,由247.77万元锐减至9.35万元。

不同地区实施不同的公交补贴政策。以深圳为例,除了以成本规制为基础的定额补贴,还有国家燃油补贴、刷卡优惠补贴和场站、新能源公共汽车营运等专项补贴。

在这些被削减的补贴中,新能源补贴尤为重要。为了实现新能源化,交通运输部对于采购新能源公交车给出高额补贴,截止2022年底全国新能源公共汽车占比超过76%。但公共汽车行驶里程更长,电池衰减速度更快,许多城市公交电车都已经达到5-10年使用年限。

尴尬的是,电池该换了,这笔花费不菲。

郴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官网显示,换一套电池组的价格在18万元左右。一座城市如果有300辆公交车,就要支付5400万元用于公交车换电,这对于地方财政的现状如同雪上加霜。政府补贴暂时发不出,公交公司也挣不到钱,于是许多公交车只能“趴窝”。

以保定为例,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时,保定公交公司共1100多辆公交车,其中清洁能源和新能源车型占比已接近100%,2022年以来由于动力电池超出质保期限,现已被迫全部退出营运。

公交转型进行时

尽管面临多重挑战,公交作为城市公共服务的一部分,市民对公交的需求也必须得到保障。对此,政府、企业开始积极探索转型方法。

图源/IC

今年10月,交通运输部等9部门和单位联合印发《关于推进城市公共交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若干意见》,对目前的公交行业遇到的困境提出15项政策举措。

其中提出:“在不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前提下,因地制宜建立并实施城市公共汽电车企业运营成本核算和补贴补偿制度,平等对待不同所有制运营主体,及时拨付相关资金,鼓励先行预拨部分资金”。

给予公交行业更多福利保障是一方面,《意见》也明确指出,各地要因地制宜拓展更多服务渠道。

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与物流学院副教授范文博认为,九部门联合发布的一系列措施非常及时,文件提出的指导意见很全面并且有针对性。接下来的关键在于如何推动落实,以确保政策不打架、不折扣、不变味。

在山东滨州,公交转型正在多样化发展,采用企业定制通勤线路,从而高效利用现有交通资源。为解决企业员工通勤难的问题,滨州市沾化区区财政和企业各承担50%运营费用,为企业员工开通免费定制公交线路。

滨州市沾化区委常委、副区长姜竹凯介绍:“截至目前,区财政每年投资300余万元,为6家企业设置通勤班车26部,开设班次64条,日均乘车人数约2000人次,实现了企业职工从家门口到公司的点对点服务。”

图源/IC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民群众出行需求日益多元,未来城市公交服务需更加多样化、精细化、品质化。”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有关负责人表示,交通运输部将促进各地互学互鉴。

杭州公交则是把目光放在精细化转型。“大家更多关注的是主城区内的公交,一些线路末端的需求却被忽视了,这恰恰也是当前公交转型的发力点。”杭州市交通运输管理服务中心公交轨道处处长邓瑞表示。

在新杭州人租房热门区域三墩镇,杭州公交集团设立了基于小区与地铁站的接驳线路。此外还开设了在21时30分至23时运营的夜公交,从地铁站出发开往各小区,为加班的打工人们服务。

据媒体报道,目前三墩片区日客流达3.63万人次,较优化前提升了21.68%;百公里客运量也从128.86人提升至150.17人,公交吸引力明显增强。

重庆公交提出“灵活巴士”、“小巷公交”的方案,真正实现了符合地域特性的公交转型。“灵活巴士”指在五平方公里左右的网格内,不定时间,不定线路,不定车辆,乘客从地铁站出来,公交车就在那里等,20分钟内把乘客送到站点,实现灵活拼车。

图源/IC

“小巷公交”则是一种懒人出行方式。一条小巷公交的环线只有1.9公里,直线距离只有500米。一辆小巷公交的载客量只有19人,但客流量惊人,一天一辆车能拉900人。据闻在山城重庆,这样站距不超过300米的小巷线路特别多。

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刘向龙认为,无论从产品端还是运营端,企业都应结合城市特点,针对性设计高品质出行服务产品,积极推进适老化与无障碍化建设;同时,积极构建以公交服务为主体的多元化运营与一体化服务模式,为行业转型升级提供更加立体的综合性解决方案。

广州的夜晚8点,一辆红色喷漆的南沙5路末班公交,缓缓驶出被私家车挤满的站台。一天的运营即将结束,但几分钟后,就会有一辆南沙24路继续在此等待乘客上车。尽管不复从前,公交车仍有生存下去的韧劲。

Leave a Reply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