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 0
Subtotal : ¥0.00
View CartCheck Out

蔡崇信,刚投了一个独角兽

蔡崇信罕见出手了。

近日,总部位于利雅得的创业公司Tabby官宣,完成2亿美元D轮融资,估值超过15亿美元。凭借着“先买后付”的模式,Tabby在短短4年里疯狂崛起,成为中东炙手可热的独角兽。

此次投资方阵容豪华,除了穆巴达拉投资公司等巨头,还出现一个熟悉的名字——Blue Pool Capital,现任阿里控股集团董事会主席蔡崇信Joe Tsai于早年发起的家族办公室。不知是否巧合,Tabby还有另一个称号:中东版花呗。

今年以来,无论是中东财团还是出海中东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当向来低调的Blue Pool Capital也出现在中东,依然令人意外。

四年估值100亿

中东最快独角兽诞生了

这家独角兽有何来头?

先从Tabby掌门人说起,他正是中东时尚电商平台Namshi的联合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Hosam Arab。

Namshi成立于2011年,定位时尚电商,起初模仿了美国B2C网站Zappos,主要商品是鞋,拥有阿迪达斯、耐克等超过50个品牌的鞋子,后来品类逐渐扩展到服饰。2019年,Namshi被迪拜最大的房地产商Emaar以1.29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随后,Arab便离职创业。出身于物流电商领域,他对电商支付颇有兴致,顺势创建了Tabby。Arab曾表示,能够看到消费者对灵活和诚信支付体验的迫切需要。现在的消费者不愿意使用信用卡,不想要支付利息,驱动信贷,这也是Tabby的切入点。

这是什么样的商业模式?具体而言,Tabby提供的支付解决方案包括发货后14天后免息一次性付清和按月(2、3、6个月) 分期免息付款的选项。在整个交易过程中,Tabby不会向消费者收取利息,他们的盈利方式是从入驻商户那里获得佣金。

“先付后买”的模式一经推出,Tabby在中东地区广受欢迎。趁着当地电商兴起的东风,Tabby将业务从阿联酋拓展到沙特阿拉伯甚至到了北非,与自建站Salla合作,还与VISA推出先买后付的解决方案,势头迅猛。

尤其在过去一两年,在千禧一代和 Z 世代的推动下,Tabby的用户爆炸式增长。官方数据显示,去年3月,Tabby只有100多万活跃用户,覆盖3000多个品牌;而如今,Tabby已经与阿迪达斯、亚马逊、H&M、SHEIN 等30,000多个品牌以及中东和北非地区10家最大的零售集团合作,拥有1000万注册用户,一年多数量增长了十倍。

这一幕连Arab也表示震惊:“去年我们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增长,这些增长也吸引了大量投资者,他们看到了BNPL(Buy Now,Pay Later)模式的价值。”

期间,Tabby进入了全球风投机构的视野。我们熟知的和玉资本成为了Tabby第一批投资方,从天使种子期开始投资Tabby,并持续参与了A轮与B轮融资。2021年,Tabby从硅谷的 Partners for Growth 获得了 5000 万美元,是当时中东金融科技初创公司最大债务融资之一。

更为轰动的是,去年3月Tabby完成了由红杉印度和STV领投5400万美元的B+轮融资。今年1月,Tabby 又完成了 5800 万美元的 C 轮融资,投资方包括 PayPal Ventures、Sequoia Capital India 和沙特阿拉伯的 STV,估值为 6.6 亿美元,该轮融资也使 Tabby 成为中东估值最高的初创企业之一。

直到这一次,Tabby宣布完成由Wellington Management领投的2亿美元D轮融资,Bluepool Capital以及STV、Mubadala Investment Capital、PayPal Ventures和Arbor Ventures等现有投资者参与,估值达到了15亿美元,成为中东最新超级独角兽。

这一次,蔡崇信家办投了

细看Tabby新一轮投资方名单,Blue Pool Capital赫然在列。

你可能不知道,Blue Pool Capital,即蓝池资本,身后便是蔡崇信。

这一段往事曾在《财新周刊》2016年的专题里提及过——Blue Pool Capital由蔡崇信于2015年发起,彼时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及多位高管也参与其中。一路走来,Blue Pool Capital十分低调,踪迹难觅。

相比之下,蔡崇信更为人熟知。

1964年出生,蔡崇信被无数VC/PE圈从业者视为偶像。为人广为传颂的是,当年他抛弃百万年薪加盟前途未卜的阿里,押注马云。

1999年5月,蔡崇信与马云第一次见面。当时,他在一家瑞典风投公司——Investor AB工作;而马云刚刚在杭州成立阿里巴巴,正在四处融资。见完面后,蔡崇信提出想要看看马云的创业团队,于是马云就把他领到了湖畔花园别墅,一开门,蔡崇信有些呆住了——屋里黑压压坐着20多人,地上满是床单,一群着了魔一样的年轻人在那里工作着,欢笑着。

之后Investor AB否决了对马云的投资,但这一次见面给蔡崇信留下深刻的印象。后来,蔡崇信毅然回香港辞掉了年薪70万美元的风投事业,跑到杭州加入了当时阿里的草根创业团队,担任CFO,月薪500块人民币。蔡崇信曾回忆,阿里真正打动他的地方,不仅仅是马云本人,还有马云与一群追随者患难与共的情景。

正是出身风投机构的蔡崇信,将阿里带上了专业的融资之路,包括当初与软银孙正义的博弈;主导收购中国雅虎及雅虎对阿里巴巴集团的投资的谈判;以及推动阿里成功上市。2013年5月,蔡崇信转向负责集团战略投资。但到了2019年6月,集团CFO武卫Maggie Wu兼任集团战略投资部负责人;换言之蔡崇信从阿里战投掌门人的位置上退了下来。

卸下阿里战投部后,篮球迷蔡崇信终于有更多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买下一支NBA球队,他以创纪录的23.5亿美元收购布鲁克林篮网队。此后几年间,我们看到的蔡崇信更多地是活跃在篮球圈。

直至今年6月,蔡崇信再次出山,出任阿里巴巴控股集团董事会主席。正式接任后,蔡崇信更加密集地出现在大家视野里了。

双向奔赴

一边出海中东,一边入华投资

蔡崇信此次出手,并非没有端倪。

如果说,张勇掌舵下的阿里,贴的标签是互联网化;那么蔡崇信的上任,更显著的标签便是国际化。而中东,正是阿里国际化重要的版图之一。

据阿里巴巴2024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阿里国际数字商业集团是六大业务集团中营收增速最快的业务线。而截止到2023年8月底,中东是阿里国际站上跨境贸易增长最快区域之一,增速达39%。

换言之,阿里对中东充满期待。数据显示,2021年中东地区电子商务市场规模约为317亿美元,预计到2025年将超过490亿美元。这片黄沙漫漫的区域,仍然蕴含着巨大的商机。

事实上,在电商出海的热潮下,一批带着中国基因的公司已经在此大放异彩,比如极兔、SHEIN、Temu、快手、TikTok等收获了海量用户,版图愈发庞大。“从中国企业出海的角度来说,新兴市场应该是首选。”一位投资人曾如是判断。

如今,相似一幕正发生在中国新能源汽车身上。

半个月前,小马智行宣布获得沙特阿拉伯王国新未来城(NEOM)及旗下投资基金NIF(NEOM Investment Fund)的1亿美元投资。据悉,双方将在沙特新未来城成立合资公司,小马智行的Robotaxi车队、自动驾驶生产制造及研发中心都将在此落地。

稍早之前,阿布扎比投资机构CYVN Holdings通过定向增发新股和老股转让的方式向蔚来进行总计约11亿美元的战略投资;此外,沙特投资部也与高合汽车母公司华人运通签署了一项价值约合56亿美元的协议。悄然间,中东成为近年来中国汽车出口的主要地区之一。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中东财团正积极在华设立办公室或分支机构。不久前,穆巴达拉投资公司举行了北京办公室开业仪式;年初沙特公共投资基金与深圳合作,成立蓝海太库(深圳)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

“听说中东多个主权基金都要来中国设Office。”今年以来,这样的传闻在一级市场密集流传起来。

这是一场浩浩荡荡的双向奔赴。虽然路途遥远,但新世界的大门正在打开。

Leave a Reply

X